南通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三国伪君子

发布时间:2019-06-24 23:12:00 编辑:笔名

叶豪无论是财富,或者是地位,和样貌都算得上是青州无数春闺少女的懵中情郎了,标准的高富帅存在了。他那传奇般的事迹,英俊的长相更是简直说的上完美。哪个少女不怀春,他很多事迹不出意外,都被唐红玉悄然给打听到了,对这个叶豪可谓是既敬又恨!对于眼前的刺客说他是叶豪,唐红玉吃惊万分,真没想到一介少年诸侯万人敬仰般的人物竟然会潜伏入她爹爹的庄园,要行刺杀之道,这会是真的吗?她无比吃惊,看身手也挺像,带着几分怀疑的语气看着叶豪脱口出声道:“你没骗我?真的是乐安郡的太守叶豪?”“我骗你作甚,吾就是叶豪。”叶豪冷笑声中点点头,取下黑色面巾,露出他那英俊异常的脸庞。唐红玉的美眸闪烁,顿时明白了叶豪的来意,失声叫道:“你,难道你是来刺杀我爹爹的?”“很聪明嘛,你猜的很对,不过嘛,你声音太大了,我不想惊动别人!”叶豪立刻捂住唐红玉的嘴,一手将她的娇躯揽在自己身上。下体不觉感受着唐红玉那柔腻的酮体贴紧自己的皮肤,娇躯在下面不时的摩擦。叶豪做为生理健全的一个男性,立刻有了反映,不觉间撑起一个大帐篷。那个瞬即顶在了她的柔软下体。“啊~~唔!”唐红玉马上惊叫,要不是叶豪拼命捂住她的嘴,估计还真能叫出声音来。樱唇中发出羞愤呜呜的声音。“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再发出声音,我就割掉你的舌头。”叶豪捂住她的嘴,手中的利剑还是架在她的脖子上,“哎呀,你是属狗的呀。”却不料他的手被唐红玉的银牙给咬住了,咬的死死就是不松手。叶豪大怒,使劲的甩将开来。才甩掉,为此捂住她嘴角的手算是松开了。“你个该死的畜生,快放了我,我爹爹是不会放过你的!嗯哼~~”唐红玉说着。用力拼命的挣扎起来,却因为她的反抗,臀部股间的那个顶的比较厉害,随即有些羞慎的红了脸,眼中露出了委屈眼泪,那眼水直在眼眶中打转。她对叶豪以前的那份好感转而变成了羞怒,心中把叶豪给恨了个半死。已经在恨恨想到,只要有叶豪落在他手中的一天,就会如何折磨他,报这个羞辱她的仇了。叶豪再次冷笑一声。手中利剑放在她的脖子上,嘴角放在她的耳际,语气悠悠的挑衅道:“你休想,不可能!不但是你,而且你的父亲刘纲我也要杀掉!”“啊!你个该死的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唐红玉听到叶豪威胁的话,俏脸失色,脸色变的无比苍白,樱唇中娇声骂道。“哈哈,我是畜生?我是王八蛋?”闻听这,叶豪笑了。但凡听到女人如此骂他,他都会真的‘如此去做’给她们严惩!以前的孔怀玉如此。张宁如此,甄宓也是如此,眼前的唐红玉不用去想,也必定会如此!叶豪嘴角挂着邪意,充满了恶魔式的玩味,这样的笑容让唐红玉看的不由一惊。他这是?似乎意识到叶豪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随即更加卖力的挣扎起来,全然不顾脖颈的利刃在挣扎中已经悄然划破她的皮肤,流出了几丝鲜血。这唐红玉本就是练武之人,身躯中有着做为武将惊人的爆发力。叶豪稍一疏忽差点没被她给挣脱开来。让他真有些怒了。可是目前的唐红玉管不了那么多了,事关自己的名节问题,可不能不反抗啊!张开樱唇小口就要马上大叫,却发现嘴中多出了一个柔软的物体,让她叫声立刻停止住。叶豪将自己的舌头探进了唐红玉的樱唇之中,在一刹那,他的舌尖就撬开唐红玉的贝齿,在撬开时她的那一时间,还用舌头舔舐了一下她的柔软薄嘴唇。叶豪分开了大嘴,充满邪气的说道:“你不是说我是畜生吗,我现在是畜生了,我就要做给你看!”唐红玉震惊了,那一双性感迷人的凤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豪,他竟然敢如此的肆无忌惮?旋即,她又发现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一股冲动,并不排斥……唐红玉的想法叶豪不知道,只见叶豪又开始吻她了,而且舌技非常的高超,不断的亲吻探索,唐红玉的香舌竟然还有那么几分被他熟练的舌技带动的趋势。更多的是逃避他的舌尖,于是两个人的舌尖开始追捉起来。叶豪可不管这些,厚大的舌尖贪婪品尝其唐红玉的那薄樱唇,这吻动起来竟然抛开了很多枷锁,唐红玉的神情有些痴迷,心中充满了挣扎。我让你说我畜生,我现在就要征服你!让你听命于我!这就是叶豪的心里。其外,叶豪的手掌还不断抚摸她的柔软,腰间,腹部,大腿都开始摸。忽然,发现脸颊感觉有些湿润,抬头看到唐红玉流泪了,但见那股屈辱的泪珠从她的美眸中滑落下来,流过她的俏脸,顺着白皙的秀颈划落,看样子是十分的楚楚可怜,多了几分惹人怜惜。唐红玉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往外流出,叶豪却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多的是征服欲,既然做了,我就要做彻底!仿佛他就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双手粗鲁的揭开她胸前的抹胸外罩,轻轻的一抓就把你巨大的滚圆给抓牢在手心,使劲的揉捏起来。一种美妙的触感冲击着叶豪的神经,让他的男性额尔蒙增长,快速的分泌,热血上涌,呼吸急促。手揉捏中把她变成各种形状。对待敌人,叶豪从来就不会怜惜。唐红玉拼命反抗,却奈何叶豪的力气是何其之大,她那力道根本就挣不脱叶豪的手掌。叶豪的一支手掌开始下滑侵略那份好无赘肉的腰间,那光滑的肌肤,那份曲线,那份禁区……叶豪此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微吐出一口气送入唐红玉的耳中,“你还骂我畜生吗?”“你个该死的,畜生。畜生,你就是畜生!”唐红玉继续叫骂,只感觉耳朵中出奇的痒,她撇开头。却不再那么反抗了,任凭叶豪为所欲为。“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不骂我了,我可以考虑不侵犯你!”叶豪打着商量言道。“畜生,畜生,畜生!怎么说你都是个大畜生!”唐红玉留着泪珠娇骂。没想到这妞如此火辣,更让他气愤的是冥顽不灵,真有点不好对付了,叶豪真的有些生气,怒吼道:“好。你竟敢还骂我畜生,刚才的那只是前戏,接下来我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畜生!”叶豪说着,干脆双手开动起来,一只手继续在胸前揉捏。逐渐的加大力气,让唐红玉不自觉娇吟一声。叶豪的另一只手将唐红玉仰躺在自己的双腿上,温柔的揉着甄宓的肌肤。厚嘴唇也不停歇,低下头亲吻唐红玉的樱唇,舌尖再次撬开她的贝齿,手臂把她揽的紧紧的,不让她挣扎。还不断的抚摸滑动,来回抓捏起那细嫩饱满的翘臀。唐红玉的俏脸红通通就像火焰一般,语气发出轻轻的娇喘。两人都能听到彼此清晰的急促呼吸声,这时候唐红玉起身而立,气喘吁吁,高耸的胸脯在剧烈颤抖个不停。左手迅速遮住下面的空挡,娇喝“不要!”这声音直接就把叶豪给惊呼的清醒起来,如同一盆冷水般。却是叶豪有点呈现失控状态了。就在刚才,他原本想的没这么彻底。叶豪放开了她,语气却不善的说道:“你不是要骂我畜生吗?不过。嘿嘿……身材不错!”正好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声惊叫:“不好啦,小姐这边也有刺客!”同时的还有六七个家兵的脚步声走动。半裸状态的唐红玉听到这声音,迅速穿好衣服。叶豪发狠,手中利剑再次放在唐红玉的雪白脖颈,喝道:“走,随我出去!”外面草丛中的尸体看来是被发现了,叶豪决定劫持唐红玉当人质。此刻整个庭院内的充斥着无数的火把,把整个庄园给照的明亮如昼。走出房间的叶豪劫持着唐红玉,一手举着带有剧毒的匕首,一手举着利剑,大喝声中,双刃翻飞,不几招就击毙了好几个人。同时空出的双腿也没闲着,连续的高鞭腿给不时攻上来的士兵迎头痛击,发出凄厉惨叫声,响彻这一片天空。这些士兵哪有做为武将叶豪的神勇,普一交锋下,就被杀到了一大片。还有几个士兵中招了叶豪手中涂有剧毒的匕首,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脸庞乌黑,鼻孔流血而死。在这种情况下,士兵不但惧怕叶豪的实力,也惧怕他手中的匕首,不敢轻易近身。遂很小心的应付着。不过叶豪也不怕,近身搏杀不但匕首能解决问题,他右手中的利剑在近身中的作用同样不可小瞧,威力不小。叶豪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劫持唐红玉去前院,和刘纲交易!对于劫持这种事情叶豪拿手不过了,从他手中直接或者间接就劫持过袁谭,王家的王猛,王源父子等人。当杀至前院与后院的角落时,这边的士兵越来越多。还能看清不远处密密麻麻一群人正在围堵着陈到等叶家兵,在拼杀。叶豪身手矫健,身法如同狡兔般一脚踹给一个冲上来的家兵,十分之威猛。在他手中几乎都是不到两个回合就会杀死一个敌人。这边精锐士兵的功夫也不算差,要像普通的士兵,如果手中没有唐红玉碍事的话,叶豪那能一招解决一个。一时间零零碎碎的金属交击声不绝于耳,惨叫声也不断。不过那多半是齐国士兵发出的。正在交战中的陈到等黑衣刺客,见叶豪来了。全部都士气大振,趁着敌方愣神的时刻,手中的刀剑捅入敌方士兵的腹部。然后一拔出,那血肠连带着肾脏等脏污溅了人一身。看上去十分之摄人。叶豪这个时候一声如炸雷般的怒吼响起:“全部都给我住手,你们仔细看看这是谁!再敢动手我就杀了她!”目光怒视众人,把在身后的唐红玉推向前去,手中的利剑还稳当当落在她雪白脖颈上。众人都认得唐红玉,遂不敢阻挡,接连不断的后退,叶豪很顺利就和陈到他们汇集在了一起。不过走进之后。所有人再次把叶豪给围住了。“阁下到底是何人?为何来我府中行刺,还要擒我闺女!速速放了我闺女!”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给劫持,刘纲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急忙从一个士兵的手中夺过一柄钢刀,快步走上前去。虎目怒瞪向叶豪,真可谓是爱女心切。叶豪这个时候再次揭开黑巾,露出了他那俊朗异常的面庞。刘纲想了想脑海中所认识的人,顿时纳闷了,他真的不认识此人啊,“我不晓得你是何人,你到底是谁!”“爹爹,他就是那乐安郡的太守叶豪!”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唐红玉张口开声道。随即她就感到喉咙处被一个硬物死死顶着,立时感觉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那种离死亡很近的气息。让她十分难受。“没错,我就是叶豪,你立刻把你们的人全都退开!”这劫持人质的戏码,叶豪又要开始上演喽。只见叶豪虎目怒视不远处的刘纲,手中的利剑顶在唐红玉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由于匕首有剧毒,他也唯恐会唐红玉会出什么意外死亡,也就没有使用。“叶豪,你一做为乐安郡太守,拿一个女人做挟妄称豪杰!”刘纲骂道。叶豪怒斥,“我是不是豪杰不需要你来废话,我让你们的人马立刻退后!”“好。我答应你,请你不要伤害家女!”刘纲救女心切,听此立刻挥手将围住陈到,叶豪的数百士兵闪退开来,不过这些士兵还是手中紧握这兵器,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叶豪等人。因为这些黑衣人给他们的威胁太大了。一群叶家兵和陈到则马上围聚在叶豪身边,形成了一个没有盾牌的龟壳阵,护着叶豪。对面的那些士兵虽然退开,却开口对叶豪语气威胁起来,“贼子。快放了我家小姐,否则有你好看!”“就是,会让尔等死无全尸!”对于他们这些士兵放狠话,叶豪完全所动,因为他知道,只要唐红玉在自己手中,他们就不敢做什么,他还真有点有恃无恐的感觉!“很好,你表现不错,不过你真想要你女儿命的话,我劝你让所有人的放下武器都放下!这样才有诚意!”叶豪虎目怒视着刘纲,顶在唐红玉脖颈的利剑还是没有松手的迹象,反倒是比刚才加重了几分力气!唐红玉顿觉呼吸更加难受。想咳却咳不出来。刘纲的脸色此时已经铁青的不能再铁青了。眼前的叶豪不断出现在自己的府中对自己秘密暗杀。就刚才的那十几名叶家兵还杀害了自己不下两百名的守卫。可恨的是眼看就要把这些刺客全部消灭掉,竟然杀出来个搅事的,还在自己面前劫持了她疼爱的女儿,让他的怒火已经被彻底的点燃,就要忍到了极限。但是他不能不要女儿的性命,那是他的心头肉。唐红玉可是她自小就忍的女儿。在黄巾之乱刚爆发的时候,她的双亲还因为保护他遭惨死。综合起来,眼前的女儿很重要,甚至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换,他都愿意。“好,我也答应你了,请你不要伤害我女儿。”刘纲不加思索的答应。双目却是冰冷,怒视着叶豪,再次道:“还请你把匕首也放来,如果你要做傻事,你是走不出这里的。”刘纲再次一挥手,他手下的所有家兵和士兵听命,全部都把手中举起的兵器放下,在场的人只能下十几名刘纲的骑兵和叶家兵展开了对立。叶豪也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他都这么做了,叶豪也就把唐红玉脖颈的利剑放下,让她可以正常呼气,不过左臂却揽住她的胸前,稍有动静,还是会立刻出手取她性命的!刘纲给唐红玉一个安慰的眼神,目光怒视叶豪,冷冷说道:“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怎么样才可以放了家女。”叶豪不由一笑。“哈哈,你刘纲也挺聪明嘛,很简单,放我们出去!”刘纲的眉头狠皱。口中用冰冷的语气道:“叶豪,你不要太得寸进尺!我可以答应不取你们的性命!”“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叶豪轻蔑的一笑,手中的利剑剑刃如同威胁王猛的做法般,朝着唐红玉的雪白脖颈也是一划,剑刃划过的皮肤,顿时一道血液顺着那道小伤口流出来。叶豪怒视刘纲,语气严厉道:“看到没?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稍不留神,结果了她的性命!”利剑再次抵在唐红玉的脖颈,由于用劲过大。唐红玉把螓首扬了起来。那利剑散发出的森冷寒光,让刘纲好不怀疑能不能马上结果了他女儿的性命。其实叶豪现在的内心世界远没有他表面透露出来的那么轻松,他心中也在踹踹,要是刘纲不同意,不要唐红玉性命的话。他们今天来的所有人恐怕都要交待这里。因为他也在打赌,用他们的性命打赌!“你先放了我女儿!我就答应放了你们!”刘纲深思了一下说道。叶豪忽然大笑起来:“哈哈,笑话,你以为我叶豪是傻瓜吗?我要是现在放了她,你就可以专心对付我了吧?恐怕我们还没走出你这乌龟一般严密的庄园就要丧命了。现在你只能让令女跟我们走出这齐国城池,我就放了她!”这刘纲的算盘倒是打得挺响,聪明绝顶的叶豪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的语气满是讥讽和鄙视。刘纲被叶豪鄙视语气给气的越发难看。浑身都颤动不停,“叶豪……你,我答应你了,你走吧!”刘纲怒声说道,脸色极为阴冷。刘纲的话说完,让叶豪的语气一松。他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叶豪的身影慢慢离开自己的视线。“要不要我们追杀?”一个士兵禀报道。“废话,红玉在她手中呢,能追杀吗?!你速去派人跟踪,把红玉给我接回来!”叶豪一行人来到了一家客栈,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战马。战马的速度很快。叶豪等人没有停留,直接跑出了城门楼下,由于唐红玉在,很轻松就打开了城门。叶豪并没有做小人之举,而是依照约定放开了唐红玉,众人一路顺利回到了昌国驻扎的大营。陈到等人吃完餐去休息了。今天可把叶豪给折腾的够呛,不但攻打昌国,还在刺杀刘纲的时候,遭受到了劫难,一顿狼吞虎咽的吃食后,总算是平复了下心情,忙着去处理今天的公文了。“叶公子,你回来了?”这时候清脆如娃娃的声音传来,工作中的叶豪被吓了一跳,抬起头只见越若雨俏生生的站立在这处大营门口,双手中还端着一盆温水看着他。“哦,是若雨啊。差点把我给吓了一跳。”叶豪忙回声说道。“公子,你都忙碌了一天了,你看夜都已经深了。来,我来帮你洗下脚吧。”越若雨说着蹲下身,把盘里的温水放在地面上。“呃,别,我自己会…洗。”叶豪有些慌乱,可一双脚丫子已经被越若雨的一双素手给捉住了。那柔腻的皮肤触手处让叶豪禁不住血液加速起来,要知道他今天还…咳咳,调.戏了唐红玉,却没吃了她,让他憋得有些难受,现在立刻感觉浑身血液都加速起来。越若雨轻轻的把叶豪的一只脚洗着,慢慢的按摩许久,又把他的另一只脚也放入盘中,轻轻地浇起水,用双手为他洗起双脚。叶豪有几分感动,越若雨竟然放下身段来为自己洗脚,这可是只有妻妾才会做的事情。

呼和浩特牛皮癣医院
钦州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珠海牛皮癣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