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邪少的甜心宝贝

发布时间:2019-06-24 23:44:14 编辑:笔名

等冷旋澈送老太爷和夏雨柔回去,他打了通电话给他,“冷总裁,好啊,有没有时间出来聊聊?”冷旋澈意外赵龙虎会给他打电话,这个时间点肯定不是公事。他开车到了一家拳击俱乐部,不用明说,两人就准备好大干一架。赵龙虎在道儿上闯荡多年,无论是技术还是力道,甚至持久力都是惊人的。冷旋澈虽然也锻炼身体,但毕竟躺了很多年,终究是还是被赵龙虎打趴下了。赵龙虎居高临下的看他:“这就认输了?”冷旋澈优雅的站起来,扔掉护具,淡然道,“我想赵总裁约我来这里,应该不单单只是为了打拳击吧,不如有话直说。”赵龙虎哈哈大笑:“冷总裁还是跟五年前一样没什么耐性。”冷旋澈没有多说话,径自走到了一旁的茶桌上。可赵龙虎明显不打算放过他,伸腿一蹬,就把茶桌踢出了好远,同时两个拳头轮番出击,重重的打在了冷旋澈身上。冷旋澈没有任何防备,被打的疼痛不已,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碎了,豆大的汗珠沿着额头滚落下来。赵龙虎居高临下的看他,嘲讽道,“五年不见,冷总裁可是娘了不少。”连个女人都处理不好,让他妹妹受委屈,就凭这点,他赵龙虎就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冷旋澈大口大口喘息,原本淡漠的眸子骤然变得凌厉起来。赵龙虎当然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可还是毫不留情的开口,“五年前,我敬冷总裁是个男人,替你守护妻儿五年;可五年后,没想到冷总裁变成了懦夫,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好,那就别怪我出手了。”他的话刺激了冷旋澈,他从地上爬起来,眯着眼睛看他,“很好,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懦夫!”说着,他连护具都没带,直接抄赵龙虎打去。赵龙虎轻巧的躲开了,趁其不备,对着他的小腹出击。饶是冷旋澈再灵活,也免不了一顿被揍,而他攻击赵龙虎的拳头却次次落空。赵龙虎嘲讽道:“果然是懦夫!”冷旋澈咬牙,抬腿朝赵龙虎踢去。赵龙虎腾空而起,凌厉的风声划过,直接踢在了冷旋澈的头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恢复记忆!”咚的一声,冷旋澈倒在了地上,汗水恍若花朵般散开,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碎片,有邱心甜说恨她的,有邱心甜倔强不哭的,有邱心甜笑的甜美的,还有那场婚礼……头疼!他抱着头蜷缩在地上,满脑子都是没有逻辑的画面。赵龙虎看他,语带轻蔑,“冷旋澈,承认吧,你是个懦夫,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儿,让我带他们离开吧。”“赵龙虎!”冷旋澈低吼一声,双眸赤红,“想要打我妻儿的注意,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他怒吼一声,凌空飞踢,对着赵龙虎的胸口就是一阵残暴。谁都不准带走他的妻儿,谁都不准打他们的注意。他像是看见了当初跟赵龙虎打架的画面,原来,这个男人一直对他的妻儿不怀好意。他体内的力量像是全部暴涌而出,打的赵龙虎狼狈后退,真挚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冷旋澈一步步靠近赵龙虎,用力揪住他的衣服,朝他的脸上狠狠揍去,“这一拳是打你带走了甜甜!”咚!的一声,他又揍他一拳,“这一拳是揍你对我的妻儿心怀不轨!”咚!的第三拳挥出,“这是一拳是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个男人!”他用力大吼,还想继续揍赵龙虎,岂不想,赵龙虎勾住冷旋澈的脖子,一个鲤鱼翻身,胳膊肘对着他的后背重重凿去,只听见噢的一声,冷旋澈趴在了地上。赵龙虎可没有妇人之心,紧接着抓住冷旋澈的衣领,又补了几拳,就仿佛是把他当成沙袋似的,咚咚咚的打的好不痛快。“你让甜甜为了你受尽委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男人!我呸!”赵龙虎对着冷旋澈的下巴又是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冷旋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一张俊颜满是血迹,喉咙里尽是血腥的味道,浑身疼的像是骨头都散架了。他看见了邱心甜那张泪流满面的脸,“甜甜,对不起……”赵龙虎喘着粗气,居高临下的看他,“你的皮肉伤远远比不过她这五年来心里上的疼痛!”冷旋澈躺在地上没有说话,衣服上的扣子散落了好几颗。浑身是血,头发凌乱不堪。赵龙虎踢了踢他:“没死吧?不过死了刚好,我就可以带甜甜离开了。”“你做梦!”冷旋澈虽然是躺在地上,可那股威严的气势一点都不输给赵龙虎。在赵龙虎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他一跃而起,对着他的脸就挥了过去,凌厉的拳头咄咄逼人,“如果不是你,甜甜也不会消失五年!我是懦夫,你也不是正人君子!”赵龙虎一边躲闪,一边等待时机出手,“如果不是我,甜甜早就母子均亡了!”冷旋澈一愣,像是傻了似的:“什么?”“嘭!”的一声,赵龙虎就像是丢沙袋似的,把冷旋澈扔了出去,“我这就告诉你是什么!”邱心甜跟天天在餐厅里等了冷旋澈很久也不见他回来,她想肯定又是被爷爷缠住了。她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是先带小家伙离开了。可是直到晚上,也没有得到冷旋澈的回信,她辗转不安。第二天一早,还是赵龙虎打电话给她,说是冷旋澈在医院里。邱心甜吓了一跳,没敢把消息告诉小家伙,把他送到幼儿园以后,她就急匆匆赶了过去。VIP病房里,就看见冷旋澈身上缠着纱布,手上打着点滴,就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双眼眸若有所思的盯着天花板。“冷旋澈?”邱心甜走近他,看着他精彩的五官,不由得愣住了。冷旋澈听见声音看她,还是那张素净的小脸,还是那样温柔的声音。应该是来得太匆忙吧,额头上还有些许汗珠。邱心甜被他盯得有些奇怪,赶紧擦擦脸,“接到电话就来了,都没有洗脸。”“还是很好看。”他伸手,把邱心甜的手握在掌心,然后亲了亲。他说,“又害你担心了,对不起。”邱心甜摇头,虽然赵龙虎说喝多了,跟冷旋澈拳击玩来着,没真打。可没真打,就把人打成这样了,要是真打……“别担心了,就是比划比划,没什么大事。”冷旋澈看出了她的担心说。邱心甜叹了口气,也知道这是赵龙虎在替她出气。但是冷旋澈失忆了,也不是故意要忘记她,她不怪他了。看着邱心甜愁眉不展的样子,冷旋澈转移话题问,“天天呢?”“上幼儿园去了。”邱心甜看看他,不忍的摸摸他的脸,“我没告诉他你住院了,你知道那孩子心疼你。”“别告诉天天了,有你一个泪水就够让我心疼了,要是天天再来,岂不是让我心碎到死?”冷旋澈一笑,身体一阵疼痛,看的邱心甜更紧张了,“别笑别笑,身子都这样了,你还笑,真是的。”冷旋澈虽然痛在身上,可是看着邱心甜关心自己的样子,心里暖融融的。夏雨柔跟冷老太爷抱怨,说是冷旋澈不接她电话。冷老太爷也已经两三天没有看见冷旋澈,拿过电话给冷旋澈打,可没想到他竟然关机了。他眉头紧蹙,这小子难不成还真打算跟他切断关系?他不悦的想。“爷爷,是不是你也不喜欢我了?”夏雨柔看得出来,这几天冷老太爷对她的态度很冷淡,这让她心慌了。“怎么会,澈儿这不是关机了吗?”“才不是,爷爷近对我好冷淡。”夏雨柔吸吸鼻子,哭的好不伤心。冷老太爷一阵厌烦,呼了口气说,“你都还没有跟澈儿结婚,就开始动手了。这要是结了婚,这个家还能呆吗?”“爷爷……”冷老太爷脸色冷了下来:“我只能说是帮你,要不要娶你还是看澈儿的意思,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就回房间了,留下气的脸色铁青的夏雨柔。该死的!这才多久,连老家伙的心都开始偏向邱心甜了,她得想个办法挽回败事。冷语凝打不通冷旋澈的电话,就给邱心甜打。这才知道冷旋澈住院了,就急匆匆往医院赶。正好跟赵龙虎碰了个正着,心里难免有些尴尬。可是,一看冷旋澈这副惨状,她又开始怒火中烧,“你把我哥打成这样?”赵龙虎耸耸肩,毫无愧色,“你哥缺乏锻炼。”嗯,基本意思就是:你哥却练!“你凭什么打我哥?”“就凭……”“好了,语凝,我这不是没事吧。舒筋活血,提醒我该锻炼了,挺好的。”冷旋澈其实一点也不怪赵龙虎,当然仅只被打这件事情。冷语凝哼了一声:“不说我也知道,是为了邱心甜。”赵龙虎笑笑:“要是你哪天被欺负的跟甜甜一样惨,相信我,你哥比我下手还重。”他起身,表情严肃的看了冷旋澈一眼,“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保护不了他们母子,我会毫不犹豫的带她们离开,即便甜甜不同意。”说完,他就走了。冷语凝难过的看着冷旋澈,说是爷爷让他回去,夏雨柔天天上门磨爷爷,爷爷近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冷旋澈没有说话,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机,拨了出去。一周后,冷旋澈出院。身上的伤都好了,一张俊脸又恢复如初了。他笑嘻嘻的抱着邱心甜问,“有没有想念我这张帅气的脸?”邱心甜去他一声,翻了个白眼,“自恋。”“我这可是为你着想,要是我顶着猪头脸,恐怕你也不愿意跟我手牵手出门吧。”冷旋澈哀怨的说。“你就算不是猪头,我也不愿意跟你手牵手出门。”邱心甜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为什么?”冷旋澈不满了,搂着她的力道加重几分,大有逼供的意思。邱心甜捏着他的脸笑笑:“你还以为自己十八岁啊。”一想到两人手牵手在大街上的模样,邱心甜就一阵恶寒。冷旋澈不由自主的想象那个画面,嗯,确实挺恐怖的……</p>

北海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宁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随州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金主送祸上门2

下一篇:总有天使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