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发布时间:2019-06-25 04:36:11 编辑:笔名

那强横的神识带着两种极端的力量,生机与死亡,所过之处,生机尽绝,但是在下一个瞬间,那些原本枯萎的草木又一下子活了过来,焕发出比先前更加强大的生命力量,在短时间之间,这种生与死,枯与荣不断地交替,组成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让身后的腾格等人惊得呆在了原地。这才是刀无名真正大成的十阴十阳之力,把握了万物的生机与死亡的力量,而远处,黑狱众人看到这个画面,无一例外地如腾格等人般呆了。他们的心已然在颤抖,惊惧之情不断地在他们的心底滋生,并且,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他们自己的信心,这?还是人的力量么???刀无名的神识刹那间可以把握到众人的畏惧之情,那是对绝强者的敬畏,那种从心底漫延出来的恐惧让他对自己的信心有着前所未有的信任。他的神识片刻已然把握到黑狱众人所在的虚实,众人的所在无一例外地反应在他的脑海中,让他对黑狱的整个布局都一清二楚。而在静室中修炼的天敌,却陡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那股空前强大的压力,那比刀锋更加锐利的神识一下子从虚空之中侵入他的神识,让他的心神一阵阵震荡。谁?!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个世上,难道还有超越我的存在么?天敌一惊之下,原本坐着的身躯一下子站立了起来,强横的神识破体而出,强行逼开刀无名的神识入侵之力,并朝着虚空之中反击而去。滔天的霸气随着天敌这雄躯站起的姿势冲霄而起,那坚固的石室竟然一下子好象豆腐般地破裂开来。整个房间一下子软倒于地,成了一片废墟,完全没有平时物体倒下时的状态,这种情况已然表明四周强大的压力已然违背了一般的物理常识,天敌长空而立,四周的碎石散乱地围在他的身旁,他看着黑狱的前方,刚才神识上的交锋已然让他清楚地把握到这强大的敌人身在何处。同样,刀无名只觉得自己强大的神识一下子受到了阻碍,天下能阻碍自己神识的,除了天敌之外,刀无名自信再无一人有此功力,长声笑道:“天敌何在,刀无名特来一战!”沉重而有力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前方黑狱众人只觉得自己心胆俱裂,“刀无名?!他不是早已横死于横剑山庄了吗?怎么会?……”冥血此时立于黑狱的大殿之前,先前那股空前恐怖的神识力量在黑狱众人之中除了天敌之外,可能就只有他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了,在刀无名的神识横扫之下,他完全没有兴出一股抵抗的力量,任由那神识之力如潮水一般浸过自己的肉体,然后片刻之后,又消失无踪,但是此时,他原本毫无反应的神识陡地痛楚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好象一下子被抛入了至阴至阳之地,整个身躯时冷时热,让他不禁痛哼出声。冥血强行站稳自己的身躯,喝来自己身边的属下道:“快去请宗主,刀无名……刀无名那厮竟然没有死!”往日积累起来的断臂之恨在刀无名强如梦魇般的力量面前被他潜意识地淡忘,只余无穷的惧意,他只知道,此时可以与这神识对抗的除了天敌之外,再无一人是刀无名的对手。那属下正欲向天敌报信,此时天敌的声音已然隔空传来:“没有想到竟是横剑山庄的余孽,我正愁找不到你们呢,此来正合我意打尽,也好省一番心事。”冥血先前失控的心神竟然在天敌这淡定的声音之后陡地稳定了下来,站直了身形对着刚才那人叫道:“快去组织人马,以抗来敌!”他知道,此时天敌已是他的希望,这个时候如果不努力对抗刀无名的话,凭着当初自己率众覆灭横剑山庄之仇,到时候定然死无葬身之地。黑狱众人在冥血的号令之下纷纷动员起来,刀无名的神识把握到眼前敌人的移动,却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敌人只有一人是自己的对手,那就是天敌,这一战重要的就是与天敌的直接对战,只要此战能取胜,哪怕就是再多的黑狱众人,也将不会是身后三百狼卫与枫血等众位兄弟的对手,毕竟,武功的差距并不是人数的优势可以扭转过来的。对着身后的枫血等人投去关切的一眼,当看到鲜蓟情那充满柔情的眼眸时,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轻轻地笑道:“注意保重自己!”鲜蓟情微微点头,却一语不发,只是用力地紧了紧自己手中的长刀,把自己的目光坚定地看向了前方,从刚才刀无名轻柔的话语之中他已然可以感受到刀无名那绝强的信心。神阻杀神!佛阻杀佛!刀无名身后众人在刀无名叮嘱完这一句话之后暴发出天大的杀气,那三百刀卫此时合着腾格一起,整齐划一地向前踏出一步。“轰隆!”那三百零一人合聚而成的力量顿时让远处的黑狱众卒生出地动山摇的错觉,只觉得自己眼前似突地拔起一座高山,朝着自己立身之处逼来。黑狱这边人数虽多,但是却完全没有信心去抗衡这逼入体内的杀意,好象自己反倒成了弱势的一方,被眼前的枫血等人所围困于地。意志薄弱者已然悄悄地向后撤退步伐,枫血看着远处敌人的惊惧神态,陡地一声长笑:“黑狱众狗,今天你枫大爷向你们讨还我横剑山庄之仇来了。”说完,他手中的巨剑一挥,一股雄浑至极的气势冲体而出,虽然比之刀无名刚才神鬼俱惊的气势差了少许,但是看在黑狱众人眼中,依然充满着强大的霸杀之气。而腾格在枫血巨剑挥下的时候,也带着身后的三百刀卫一起大喝出声:“杀!”气势如虹,腾格那巨大的身躯竟是率先冲出,朝着黑狱众人攻去。此时,在气势之上,黑狱众人已是败得一塌糊涂。刀无名的神识并没有停留于眼前,相反,他脑海中的形象正是他眼睛无法看到的天敌正向他高速地奔来。“这将是我一生中重要的一战!”刀无名嘴角现出一抹微笑,看着枫血他们从自己的身边如恶狼一样地扑向远处的黑狱众人,整个神识运至极至,只觉得天地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并未与身边的天地脱离开来,相反,此时的刀无名只觉得浑身畅快,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以一处极快的速度跳跃着,似在倾述着它们对这一战的渴望。刀无名的心灵越发地空灵起来,在身后箭神惊奇的目光中,他向前轻缓地踏出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三步之后,刀无名已然身处十余丈高的半空之中,整个人都充满着一股夺目的光辉,刀无名竟然完全地违背了地心引力,正轻缓地迈步于空中久久不坠。“他。他原来早已到达那个境界了,再前进一步,就将超凡入圣,想来就会破空而去吧。我穷尽毕生之力都没有到达的一步,没有想到,他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悟通生死领悟出这远超世间的武学。唉,我真的老了。”箭神看着刀无名闲情逸致般在空中傲立,心头却是思绪万千。而站于箭神一边静立的付红刚此时却是另外一番的感触,只觉得眼前刀无名的形象一下子贯入他自己的脑海,为他以后的武道生涯树立起来一个新的目标:“武道,这就是武道么,就算是穷我一生之力,我也要如他一般傲立当空,青云不坠!”一道道黑色的魔气映入刀无名的眼帘,眨眼之间就已来到枫血他们头顶之上,天敌在这个时候终于来到刀无名的面前,他跨空而来,竟然如刀无名一样地横空而立,看也不看脚下奋战的枫血与黑狱众人,只因他也深深要明白,眼前的刀无名才是此战关键的、强大的敌人,如果不能击败刀无名,就算是能够杀尽枫血等人,也难逃落败身死的命运。天敌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横空而立的刀无名,眼神之中暴发出前所未见的神采,刀无名虽然相貌大变,但是天敌却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刀无名,那个自己亲手杀死的刀无名,盯着刀无名看了一会儿,天敌嘿嘿一笑道:“破而后立,没有想到你被我穿心一击都没有死。”虽然霸气滔天,但是天敌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一种谨慎,眼前刀无名神识的强大他先前已然见识过了,而且,能平步青云,这表示刀无名的修为已然和自己平级,此等劲敌,在天敌看来,不可小觑,从这语气,已可能看出,天敌已然把刀无名当成自己真正的敌人!一出场,已然拿出自己强的实力面对刀无名。刀无名把自己的目光聚于天敌的眼前,天敌虽然浑身魔气环绕,但是刀无名的神识远比他自己的眼光更加的锐利,隐约之间,他已然看到天敌那魔气后的真实面目。长长的犄角,长在天敌那斗大的头上,血红的双眸精光四射,而在他的掌指之间,一道道的鳞片不断地向手臂之上漫延着,并在瞬间包围了天敌整个身躯,而在那黑色的鳞片之上,不时地隐现出幽幽的黑色光芒,一股股强横的压力跟随着这光芒如怒潮一样地冲击着刀无名的身躯。刀无名再见天敌,一张脸丝毫没有那种应有的仇视目光,刚才他的心境已然与整个天地接连在一起,点点头,丝毫不为天敌的面相而感到诧异,他平淡地说道:“宗主说得有错,破而后立,我才能达到这十阴十阳的境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还得感谢宗主的成全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留于九阴九阳的境界里,哪里能步入武道的极境。”天敌心头微一波动,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对刀无名的势气又有了一份新的感受,刀无名虽然语意淡然,但是那份战意却丝毫不象平缓的语气一样的缓和,其中的强大压力随着自己的压力不涨而上涨,竟然隐然有气势反压的势头。天敌昂首,一股睥倪天下的气势再次上扬,“天下之大,但是谁是我的敌手?!”天敌狂声叫道,狂暴的气势堪堪与刀无名平势而立。下方,再无一人,枫血他们已然和着腾格一行人杀进黑狱中去,而一些留在原地观望的黑狱众人在这两股绝强的气势重压之下哪里能够立得住脚,一些走避不及的人群甚至受不了这股心灵上的重压而当场爆体而亡。就连箭神与付红刚也悄然向后避退十余丈远,箭神倒还没有什么,武功修为差两个级别的付红刚此时已然气喘如牛,竟再向后退开十丈,一脸惊骇地望着上空的刀无名与天敌。刀无名凭风吹起自己的衣衫,看在付红刚的眼中,有一种飘然仙去的感觉,他笑了笑对着天敌说道:“虽然宗主成全了我,但是,横剑山庄覆灭之仇我刀无名如何也不能忘怀,宗主虽强,但是,这仇依然要报,我刀无名就算能对不起自己,但是却不能对不起我的兄弟。”这话远远地传了开去,传到枫血与鲜易天的耳中,顿时有一种让他们热血沸腾的感受,枫血更是一声怒吼,手中的“天下”一挥,一抹艳丽的血花朵朵盛开于黑狱众人之间,伴随着阵阵地哀嚎,十数条人影向后飞退而出,远比进攻时退得更快,因为他们的生命已然被枫血这一剑断绝,退的不过中被枫血震得肢节断离的尸体而已。而鲜易天刚是长枪如龙,时而轻缓得象是天上的浮云,时而重得比泰山还要沉重,眼前的黑狱众人虽然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鲜易天前进的步伐一分,就连此时的鲜蓟情也是一脸的冷厉,刀出如风,刹得性起更是娇喝出声,黑狱众人在这如狂的攻势面前只得节切败退。人数上的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半点来,而腾格和身后的三百刀卫则是组成一个刀阵,如一柄长达三十丈的长刀,把黑狱众人分割成两半,所过之处,血流成河,而腾格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力衍生,一下下地冲击着自己的心脏,让他的心有一种如火灼烧的痛楚感觉,他唯有挥刀杀敌,每出一刀,真气就随着自己的刀势冲出体内,而心头的那灼烧感觉就减轻一分,然后迅速地被一种清凉的感觉代替,而身上先前被黑狱众人杀伤的伤口却在他那怒火般的真气面前一下子凝结成疤,把血液的流失减到点。而冥血在刀无名把气势悉数转向天敌之后,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带着黑狱众人不断地阻挡腾格等人,但是由于先前气势被刀无名夺了过去,此时面对枫血等人,只能兵败如山倒,以冥血之能,也只能够且战且退,片刻之间,黑狱众人已然死伤无数,而腾格三百刀卫虽然受了些伤,但是却并不是那么严重。失去了天敌这保障的黑狱,只能是一片散沙。看到自己属下不断地被枫血等人肆意屠杀,冥血的心头已然有些绝望。他抽隙望了一下天敌,只望天敌能够尽快地与刀无名一战,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凭着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无法阻止眼前如狼似虎的腾格等人,更何况,这场中有着两个武功修为不逊于自己的枫血与鲜易天呢,而一边那个武功高深莫没的箭神老头则一直未出过手,这让冥血的心头有一种难以承受的重压感,如果此时天敌再不出手挽回气势的话,恐怕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去面对枫血那如狂的杀势。用力地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冥血大声地吼叫着,一边抵抗着腾格与身后天行等人的进攻,一边不断地吩咐身后的黑狱众人拼死抵抗,虽然,他的武功修为远比腾格来得深厚,但是刀无名所传腾格之武学,首重气势,以势御刀,往往能发挥出平时成倍的战力,此时的腾格气势之盛可谓出道以来顶峰之时,就算是面对武功比自己高上几筹的冥血,他也毫不畏惧,手中的怒刀轮得呼呼猛响,只望能扫清眼前的阻碍,以自己尊敬的师尊报得血仇。血早就流了一地,但是枫血的剑却一刻也没有停留,他的心智,都被眼前的情形引回到了横剑山庄当时覆灭时的情景,那横血的血液似乎化成了剑庄众人的笑脸,然后飘散于自己的眼前,每挥一剑,枫血就觉得自己心头的负疚感减轻一些,他嘶哑地吼叫着,满眼的血红,鲜易天在行进中把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由得深深地叹息,在相处这么久以来,他为自己居然不了解枫血内心真实的感受而自责,枉枫血还把自己当成他亲的人之一,愤恨地抖了抖手中的卷云枪,那枪尖发出一阵阵地厉啸声,不断地在人群之中穿梭流连,所过之处,枫血身边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刀无名的神识把身下的一切都看在心里,他当然看到了枫血那疯狂一般地杀戮行为,但是,自从对上天敌以来,奇怪的是此时他心头却一点情绪的波动也没有,眼前血腥的场面他似曾见过,但,当他想去把握这深藏脑海之中的感觉时,那感觉却又悄悄地溜走了,镇定下自己的心神,刀无名对着天敌淡然地笑了笑接着先前的话道:“但是我刀无名只要为了兄弟之情,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儿,就算是宗主强绝天下,也唯有出刀,出手吧,再这么下去,你的属下可是指望着你呢。”天敌看都没有看地面上的黑狱众人一眼,只是嘴角微微下撇一脸的鄙夷神情道:“就算是你杀尽了他们又如何,哈哈,在我天敌眼中,他们只不过是我手中的一群狗而已,他们哪里值得我天敌劳费半点的心神,杀了他们,我另外再找一群就是。。。嘿嘿。。。”冥血只觉得自己心神狂震,一直以来,他都以天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自居,特别是黑狱独尊武林以来,他心理上已然认同了自己现在的地位,但是刚才天敌那肆无忌惮的声音已然充分地说明了自己现在的地位是如何的卑微,在他的眼中,自己不过是一只被利用得毫无价值的狗而已,“杀了一只,再找另外一只……”冥血的心已然在滴血,微一分神,腾格的怒刀已然在他的胸前带起一大块的血肉。冥血陡地痛嚎起来,好象腾格这一刀带走的不只是他的血与肉,更是他自己求胜的信心,那凄厉的嚎叫声在黑狱众人当中传了开去,引得所有人都心头一缩,气势更为受挫。剑横扫,用力地把腾格的刀格开,同时,冥血用尽全身的力道向后退去,在这个时个,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痛楚终于让他清楚地明白到,此时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不可能依靠那站于高空之中的天敌的,腾格的一刀虽然粉碎了他的梦想,但是,却把冥血求生的信念给重新找了回来。天敌的神识当然把握到了冥血此时的举动,不屑地看了一下地面上的黑狱众人与冥血一眼道:“废物!”如果是在平时,他早就以神识操控起禁制冥血的种血*来惩戒冥血刚才嚎叫声引起的军心动荡之举了,但是,现在刀无名横于他的面前,就算是一丝神识上的泄露,也可能引来刀无名雷霆万钧的攻击。“魔头果然就是魔头,竟然当着万千人的面说出这样张狂的话来。”这一点就算是刀无名自问也无法做到现在天敌这般的目中无人狂态毕露,震惊之余,刀无名微启双唇:“看刀!”个字还如春风拂过般轻柔顺耳,但是当说到刀字的时候,却是奇峰突变,这一个刀字尽改先前刀无名语意的平缓,而变得杀意盎然。脚下虽有万千人在拼杀流血,杀声震天,但是这一刀字却依然震慑人心,好象刀无名这一个刀字真的如一把刀一样地割进了他们自己的胸膛,让他们本来重负不堪的心灵再添上一道深深地伤痕。刀无名不用出手,那厚重的刀意已然压得四野臣服,就连那一直稳如泰山的箭神几十年不曾惊惧过的心也猛地一跳,好象被什么给刺了一下般又一下子收缩了回来,不由得连退三步。“好强的刀意!以语传意,以意驱刀,此刀已然至大道无形之境矣!”刀无名的背脊微挺,竟让眼前的天敌生出一股庞大的威压感,若说先前的刀无名还带有半分的温文尔雅的话,那么现在的刀无名随着这一挺胸,就是一个十足的屠夫,浑身杀意暴涨七分,但是,那刀呢?刀无名刚才口中所说的刀却始终没有能够在众人的眼中出现。天敌却丝毫不敢有着丝毫的懈怠,以他此时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到刀无名的修为已然达至他所见到的,比之自己现在也是不差,惊疑间,只觉得四周的压力陡地变得奇重无比,一道道的细小刀气已朝着他的本体直斩而来。但是,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四周虽然这么多的刀气,但是,却没有一丝空气应有的波动,“他竟然已经超越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达了可以以自己的神识推动刀意,以意化刀的境界,这一战还真的有意思。”天敌完全没有因为刀无名的强大而感到沮丧,反而心头有着一种兴奋,在这些日子以来,他充分的感受到了那种的寂寞,那种放眼天下把众人踩于脚下背后的寂寞,好象在这个世上,他一下子失去了许多原来应有的乐趣,变得索然无味来。这难道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东西么?在闭关的时候,他曾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但是,到了,天敌都没有能够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直到,刀无名的出现,打断了他思考的路子,让他猛然惊醒过来。感受到那强大的威胁,天敌本来寂寞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在这个时候,他反而希望能够与刀无名放手大战一场。鼓荡着自己浑厚的真魔之体气劲,天敌四周的魔气猛地向外扩张,好象一个雾状的气罩,就这么强行把刀无名刚才加诸于自己体外的无数刀气就这么震得粉碎。但是在下一个瞬间,他浑身的魔道之气却又急剧地收缩起来,天敌的真容在这个时候次清楚地出现在刀无名的面前,那巨大的比腾格还要高上一筹的真魔之躯,散发出惊天的霸气,就那么俯视着众生。浑身的魔气都被天敌收敛于体内,此时的天敌反而显示出一种更加觉稳的气势。他微笑着,朝着刀无名轻轻地抚出,掌势轻柔得就好象在抚摸身边微微飘过的微风一样,但掌至中途,他的手腕又微微地震动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地冲向刀无名,把刀无名身前的空气都化为铜墙铁壁,这才是天敌真实的实力,刀无名次觉得眼前的天敌修为确是有着让自己敬重的地方。他仰天一笑,知道面对这强横的气势,身后虽有无尽的虚空,但是却不可能退缩,在这沉如山岳的气势之后必然是泣鬼惊神的霸烈攻势。他唯有强行向前迈进一步。刀无名一步踏出,整个空气好象一下子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发出闷雷般的轰隆声,那无形的气墙就这么被刀无名一脚踏得粉碎。天敌只觉得自己心神摇晃,刀无名这一脚竟然如蹬踏在他的胸口一般,只觉得气息为之堵塞,难过万分。但是天敌是何许人,丝毫没有半分的气妥,他的身形陡地拉长,整个人就好象被空间无形地放大了一般,竟然没有丝毫预兆地出现在刀无名身前三尺之处。地面上的箭神此时眼神绽放出一道道的精芒,心头却同样惊叹着天敌刚才这突如其来的身法,从刚才的气势之上,他已然知道,当初自己前往横剑山庄救下枫血几人是何等的幸运了,但是存心在武道之上再作突破的他,当然知道眼前二者的绝战是自己这一生中的机会,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虽然已经返老还童,但是,他的心却已然老了。刀无名只觉得眼前的空气好象突然之间凸了出来,天敌那急速身法造成的空间压力陡然之间化为一柄枪,一柄利剑,对着自己的胸口刺了过来,自己散布于体外的神识都好象被这道无形的力量给刺伤了一般,猝不及防之下,刀无名双臂挡于自己的胸前,硬受发天敌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一道尖锐刺耳的啸声从刀无名与天敌之间的方寸空间响起,让远处交战的双方都不由得回头看向半空之中的两大强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一道诡异的魔气再次从天敌的拳头之上传入刀无名横挡的双臂之内,刀无名那强如钢筋的双臂猛地疼了起来,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道好象一下子被这股入体的魔气引发了出来,纷纷朝外涌出。下一个瞬间,刀无名的身形已然被这股强大的力量轰得远远地退了开去,这一退竟是十丈有余。而他双臂之上的衣衫也被天敌这一拳轰得粉碎,露出被魔气缠绕的肌肉。“刀!”鲜蓟情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收缩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连手中杀敌的刀势也放缓了下来,可以见得她此时对刀无名的紧张之情有多大。但是天敌却一点得意的神情也未有,他的身形随着刀无名后退之势如附骨之蛆一般跟随而上,手中的拳头化作一道道的虚影不断地朝着刀无名的攻去。“刀无名,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吧。”天敌冷哼一声,盯着刀无名的眼神已然带着冷得入骨髓的寒意。刀无名整个头发都因为天敌那强大的压迫力而飞散开来,迎风飘扬,他陡在长啸一声,啸声如刀,阵阵朝着天敌迫来的身形砍去:“给我破!”随着他的怒吼之声,刀无名双臂上的黑色魔气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而他的手臂也出现了惊人的变化,一只手变得通红,散发出融金化铁的热量,一只手却又变得通体透明,冷彻人心的寒气从他的这只手上向着四面八方袭去,把眼前的空气也一下子凝成了一个巨大的冰晶物体。“十阴十阳之力?”天敌就好象刚才从来没有追击过刀无名一样,在刀无名气势狂暴出现的时候又回到了先前的原处,盯着刀无名的双臂,瞳孔却收缩成针一般的细小,冷声说道。那逆风飞扬的长发变成了赤红与雪白两种颜色,如一只只抓向天际的魔手,让此时的刀无名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妖异美感。但是那强大的刀气却又随时地提醒着眼前的天敌,此时的刀无名是何等的可怕。“哼!”刀无名冷酷地与远处的天敌对望一眼,嘴角却现出前所未见的杀意,“不错!”刚才鲜蓟情的惊呼声提醒了刀无名,“我竟然再一次地让蓟情为我担心了。。。”鲜蓟情那充满深情的惊呼声无意之中把刀无名自己束缚良久的杀意充分地释放了出来,此时的刀无名是一个杀神。他的眼神如刀,不,比世上锋利的刀锋更要锐利,他的气势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狼形外貌,把自己身后的半个天空都尽数地笼罩于内,狰狞的双眼诉说着对战斗的渴求,那如实质的獠牙好象要把眼前的天敌撕成粉碎,这凶狠的外形,就算是强如箭神,也不自觉地心头发出阵阵地颤抖。这才是真正的天狼凶星!杀意惊天动地的天狼“凶星”!!而身后的那些远远躲藏着的黑狱众人竟然受不了上空的天狼外相而被这沉重的压力把内脏挤压得纷纷吐血,受了重伤。在刀无名的脚下,转眼之间,就再无一个敌人出现。鲜蓟情终于放下了自己紧提着的心,心头大定,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刀无名此时心性已然再次沉沦于那无边的杀意当中,他又一次地回想起了当日在大草原金狼族与夜月族一战时的疯狂情景,那满天横飞的骨肉,都让他有一种疯狂的感觉,四周的风也好象和着刀无名的气势而略带起血腥气来。天敌看着眼前的刀无名,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好象一下子都竖了起来,从刀无名身上传来的时冷时热的能量好象无孔不入一般,就算是自己的真魔之体,也有一种抵挡不住的感觉。在这种重压之下,天敌只觉自己浑身开始燥热起来,“这种感觉,我有多久未曾拥有了?”天敌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战意,自天狼凶星的征兆出现的时候,他的心已然开始收缩,他的血,在这个人世上终于被再次地唤醒,沸腾了!说时长,但其时很短,刀无名已然配合着自己惊天的杀意,他高举自己的右手,猛地向下压了下去。整个天空随着刀无名的右手,被强行拉了下来,看其手势,正是一柄刀!手刀!但这一记刀势却融合了身后整个天穹之力,这才是真正的天意为刀!!一柄长达十余丈的晶刀凭空出现在刀无名的手上,巨大的刀身带着毁灭性的力量,朝着天敌一斩而至,一刀藏空?不,这并不是纯碎的一刀藏空,而是融合了刀无名无尽杀意的一刀,就算是整个苍穹,也藏不住这咄咄逼人的杀意。杀!刀无名一刀出,远处的部份黑狱众人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斗志好象被刀无名这一刀强行抽离了自己的体内,就算他们原本是纵横江湖的一方豪雄,但是这一刀,把他们心头的斗志粉碎得一点都不再剩下。天敌狂笑着,竟然丝毫不畏惧刀无名这霸绝苍穹的一刀,他屈指连弹,妖异的手指化为一朵朵的莲花状,一股股柔和的气团不断地朝着那十余丈长的晶刀包围而去。但是以柔克刚显然无法阻止刀无名的杀刀,在刀还未落在自己头顶之上的时候,天敌不得不变指为拳,朝着那刀势盛之处轰杀而去。拳出,那拳头之上的鳞片闪现出一道道黑色的光环,似乎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道。狂风起!但是却逃不出那拳头前方的方寸之地,狂风的中心,就是天敌那魔化了的拳!看到天敌此时展现出来的自信笑容,刀无名已然知道,天敌此举就是要以强破强,其实,这也是天敌可以做的反击之势,因为他可能躲避的路线都被刀无名这一刀之势封死殆尽。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刀与拳交汇之后响于半空,天敌心头一痛,只觉得从刀无名的晶刀之上传来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道,顺着他的拳头向体内钻去。体内的魔气顽强的化解着刀无名的刀气,但是天敌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的强横拳势竟然在一击之间把刀无名十阴之力凝聚起来的晶刀刀尖轰成一块块的碎片,他的身前,再无一刀。而刀无名余下的几丈长刀却是姿态不减,就这么朝着地面之上斩去。刚才的响声还在人们的耳际回荡,下一个更大的响声又再一次地传来。“轰隆!”地动山摇,整个黑狱坚实的地面竟然被刀无名的断刀强行斩出一道深深地沟壑,乱石飞扬,走避不及的黑狱众人顿时再添无数伤亡。四周所有人都惊惧地看着地面上突然出现的深深沟壑,竟然丝毫不顾身边那些被重伤了的同伴,躲闪着向远处逃去,他们可不想在战斗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死于刀无名那暴烈的刀气之下。天敌的脸色陡地变得煞白,刚才刀无名的十阴之力已然顺着他的拳头侵入体内,突然之间,他觉得冷。很冷!冷得天敌的神识好象突然之间已被这股寒意冻了起来。大骇之下,天敌唯有把自己的真魔之体运用到,才把这股寒意强行地压了下去,脸色也在瞬间恢复正常,刀无名这一刀已然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刀无名冷冷地看着远处的刀无名,刚才的一刀,已然是他出道以来的一刀,但是竟然没有能够斩杀天敌,这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但是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这样的绝世强者,如果一刀杀了,岂不可惜了?天敌的魔道之气已随着刚才强大的力道再一次地逼入体内,但在刀无名十阳之力化解下,刚一入体内已然被化解开去。只是运力之时,刀无名的经脉只觉得隐隐作痛,刚才天敌的强横力量已然让他负上一丝内伤。死亡?我有多久未曾想过这个词了,没有想到,在这个世上,他竟然可以带给我这种感觉,“我天敌一生以天为敌,死亡永远都不会降临到我的头上。我虽然因为而寂寞,但是我更喜欢把这些强者踩在脚下的感觉。”天敌深深要吸了一口气,他的气势突变,一道魔相从他的体内向着天际漫延开来,与刀无名的开狼凶星形成鲜明的对比,厚重的魔气把整个黑狱都包围在内,整个黑狱顿时阴风怒嚎,寒意逼人,这种寒意不是那种单纯温度上的寒意,而是从众人心底内向外发出的寒气,整个人在那魔气之下,行动竟比平日缓慢了许多,好象自己的手脚一下子僵了似的,就连枫血与鲜易天这等强人也觉得四周的压力倍增,出手之间远比先前费力得多。刀无名郑重地注视着眼前的天敌,在天敌魔相刚一出现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这感觉很快地消失了,看到天敌那原本包围着头颅的怪异鳞片隐入脸颊之内,现出清晰的五官来,刀无名突然想起刚才那感觉是谁了,“是断苍穹的神识!”虽然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但刀无名却肯定先前带给自己熟悉的感觉就是断苍穹的神识。从那神识之中传来的怨恨与不甘,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却带给刀无名莫大的震撼,在这个时候,刀无名已然知道,断苍穹已然从这个世上真正的消失了,连的一丝神识都被天敌吞噬殆尽,这一点,从天敌那几如实体的魔相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如今的天敌不但先前伤势尽复,而且,神识力量之强横,就算是刀无名隔空十丈,也几乎不能呼吸,而刀无名头顶之上的天狼凶星的凶象竟然在这魔相强大的力量之前被逼得节节后退。远处的箭神与付红刚看到这异象,此时的他有心上前助力于刀无名,但是境界的差异却让他明白到,自己未达到平步青去的那一步,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而且,箭神作为一个强者,当然明白到象刀无名与天敌这样强者之争,不要说天敌自己不允许自己的插手,就算是刀无名,也不会同意,因为,这是作为一个真正的武者的尊严。远处,屠杀的声音渐弱,这倒不是枫血他们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而是交战的双方此时都被天空中的刀无名与天敌所吸引,停下了手中的兵器,纷纷向后飞退,抬头望向刀无名与天敌。这一战才是关切到整个战局的一战!整个黑狱渐至无声,流动的风声都被刀无名与天敌那强大的气势强行排斥于外,刀无名虽然气势微弱,但是枫血与鲜易天却十分清楚,象刀无名这样的刀手,只会遇强愈强,非得战至的一刻,才能说明胜与负所属何人。刀是什么?刀就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虽万千人而吾独往的霸者,刀者迈向武道的脚印都是他们自己所流的血铺就而成,他没有剑的王道之气,因为,他不屑于把自己真正的意图埋藏起来,用刀之人,性直,往往一怒而杀人,他们图的只是快意二字。江湖,就如一把刀。杀人的时候,自己同样需要流血!刀无名可以感受得到天敌那吞天食地的精神力量不断地朝着自己冲击而来,每一次冲击都让自己心神摇晃不已,融合了断苍穹神识的天敌,已然比自己人世时候的神识更加的强大,神识的攻击力甚至达到了物化的境界。刀无名体内的刀气不断地向着外面迸发出来,割裂着身前如实质的空气,发出吱吱刺耳的异响,但是天敌此时神识之力实在太过强大,血痕已然悄然出现在刀无名的身上,刀无名体外的衣衫却依然固我,看不出一点破裂的痕迹。一丝的血珠不断地从那血痕里面向外浸染,并瞬间打湿了刀无名的胸襟。气势上的劣势让刀无名感到越发的束缚,体内的强横刀气在天敌那神鬼莫测的神识攻击面前,近乎于摆设,只能减轻那入体的痛楚而已。但是,这更让刀无名自己心痛,他的心已然揪成一团,“难道,我刀无名命该如此,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不能保全?连我亲的兄弟都不能维护?”天空之中的二人虽然身体不动,但是他们强者的心却一直在对抗着,刀无名微微摇晃的身体可以明显地让枫血他们看出刀无名此时已然落于下风,而鲜蓟情虽然不语,但是淡紫色的脸色可以看出来她此时心头的紧张之情不逊于枫血等人。天敌的表情越来越自信,把断苍穹的神识彻底的吞食后,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只觉得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那种畅快远远比骑在一个女人身上更让他舒爽。刀无名神识上的抵抗虽然密不透风,但是天敌自己的神识却连绵不断,总能从不可能的地方对着刀无名进行袭击。此时,二者之间的战斗早已超越了常理,步入一个世人未知的领域。在天敌那狂滔一般的神识侵袭之下,刀无名的防守范围越来越小,肉体上的损伤已是清晰可见,但是更重要的是,他此时精神上的损害已然让他原本清晰的神识渐渐变得模糊,如果不是一股超越常人的精神支撑着他,此时他可能早就落败了。但是就算是如此,刀无名此时已然岌岌可危,如果天敌的神识真的完全占据了他的神识,那他将会是生不如死的局面,这比当初绝战的情况更加的凶险万分,的万劫不复。恍惚中,刀无名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慢慢地起了某种未知的变化。他的神识陡地变得悲伤起来,他不用睁开眼睛,已然可以看见此时天敌那如实质的魔气已然迫到自己的跟前,远处,天敌的笑容带着狰狞,似要把自己整个人吞下去一样。往事如烟,一幕幕地闪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看见自己力战群雄,只身步入天风堂的疯狂杀戮;他看见了姐姐小时候如何地呵护自己,画面一闪,他的心却又回到了他提起菜刀的那一刻,姐姐的尸体在冷冷的冰雨中渐渐的僵硬,先前的温馨一下子又变作了满腔的愤恨;他看见自己越来越小,那原本记忆中已然模糊不堪的父母,冥冥之中好象在对着自己微笑,在此时的刀无名脑海中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他想张嘴,但是发觉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前的画面再一次地变了,刀无名只觉得自己身形陡地变得高大起来,他拿着一柄长刀,横越了整个江湖,所过之处,就连满天的飞雪都不敢落于自己的头顶,滔天的霸杀之气让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尽皆枯萎,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已然把整个江湖都踩在了脚底,但是,自己却并没有一点的快感,相反,刀无名的心却前所未有的悲痛,好象自己拿刀的手再不是自己的,此时的自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纵有霸绝天下的功夫又如何,这能抵偿她对自己的一个微笑吗?不能,就算是把整个天下都屠杀殆尽,也不能啊。。。在这个时候,刀无名觉得那个男子就是自己,刀无名的心已在滴血,因为,他又看见了那个女子,那个曾经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过的女子,那个自己曾在横剑山庄亲耳听到枫血描述过的那个女子。那哀怨的眼神,让刀无名本已痛楚的心阵阵地发凉。“多少年了,我又再一次看见了你。。。”刀无名喃喃自语,丝毫不再顾忌眼前天敌那强横的魔气,他头顶之上原本红白交杂的头发竟然在这一瞬间变得一片雪白,凭添了无数的悲凉。但是,天敌却并不感到欣喜,相反,此时的他越来越心惊,眼前刀无名虽然木立不动,甚至连先前凌厉的神识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天敌的神识扫过刀无名立身之处,竟然再也感受不到刀无名的气息,好象刀无名已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如果不是天敌自己亲眼见到刀无名在自己面前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此时刀无名气势上的变化落差竟然是这么的巨大。但是刀无名的变化并没有终止,先前在天敌神识中消失了的刀无名又一次地活了过来,他的心,一次一次地跳动着,沉重而有力,就好象一面重鼓一面一下一下地敲在天敌试探的神识之上,天敌只觉得自己的神识陡然一痛,自己探查入刀无名体内的神识竟然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咬住了一般,迅速地消散了。我这是在哪里?刀无名只觉得自己好象突然之间由那个霸绝天下的男子换作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身处万千尸骸中茫然四顾的男子,那脚下的尸体中,有敌人,更有自己亲近的属下及朋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我亲近的人都要背叛我!!!”刀无名先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又起变化,他竟然陡地朝着天穹狂吼出声。在这一刻,他又重新体味到了那种众叛亲离的痛苦,这种痛苦与先前的悲痛不断地重合,二者渐渐地融合在一起,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柄刀。一柄烙着二者精神烙印的刀!黝黑发亮的刀身如跳动的妖魂,慢慢地在他的手中疑聚,当他缓缓握上这刀的时候,他的精神再一次的狂涨起来,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横断天、横刀、刀无名三者都是此时的自己啊。“老天,你何其的不公,居然让我尝试三世轮回之苦啊!”他痛苦失声,地面上的枫血等人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之中的刀无名,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与刀无名亲近的鲜蓟情都觉得眼前的刀无名突然陌生起来,她的心已然如刀无名一样地开始痛楚。一连窜的眼泪不知何时已然悄然挂在她的眼角,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象自己此时已然要失去自己眼前的男人一样。四周的空气好象都被刀无名手中那黝黑的长刀吸引,不断地向其汇聚,化为了阵阵的死亡之气,竟然强行把刀无名身前的魔相给震得粉碎。天敌陡地吐出一口鲜血,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刀无名是那么的深不可测,自己强大的神识在刀无名握上那刀的时候竟然已伤。一阵阵地惧意从心底涌了出来,好象眼前的黑色长刀就是一只真正的魔鬼一般,随时可以攻破自己的真魔之体,让自己形神俱灭。他想退,在这个时候,纵强如天敌,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后退,但是,他陡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退不了了,自己的身体好象生根在了半空之中一样,四周不知何时,已然被刀无名刀身上散发出来的死亡之气悉数包围了。而查探的神识刚一出去,就不见了踪影,他挥拳,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效果,击在那死亡之气上的力量尽数被反弹而回,让他受伤之体伤上加伤。“这是什么武学?!”天敌绝望地叫道。“轮回之刀!”刀无名的声音如同九幽魔音一样传入天敌的耳中,随着声音的传入,四周的压力大到几乎要把天敌压碎的地步。那原本强悍的魔体开始不断地向外渗出鲜血,那坚硬的鳞片片片脱落,但是还未真正的掉在到地上的时候,已然被压为世间细小的粉尘。“轮回之。。。刀?轮回??”天敌只觉得自己的心好苦,但是,他并没有苦涩多久,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又看到了那柄黑色的长刀。那刀,轻轻地刺入自己的体内,但是,却并没有从天敌的后背穿出,此时的天敌身躯就如一个庞大的容器一般,把刀无名手中的长刀包围在内。刀的尽头,就是刀无名握刀的手,那苍桑的面孔映入天敌的眼帘,在一瞬间,刀无名竟似已然老到极点,就连他望向天敌的眼神都带着一种看破世情的味道。刀无名淡淡说道:“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你。消失吧。。。”先前刀无名悲痛的表情竟早已不见,天敌只觉得自己所处的空间似是已然裂开,随后,他看到自己的整个身躯随着刀无名的话而慢慢地融解,并被四周的死亡之气吞食,随后,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他,也吞噬了他的神识。枫血呆了,鲜易天呆了,箭神呆了,鲜蓟情也呆了,四周所有人都呆了,他们看到半空之中天敌的魔相瞬间被刀无名四周黑色的死亡之气摧毁得干干净净,当所有的死亡刀气再一次收缩在一起的时候,刀无名的身形再一次地出现在众人的眼中。那淡淡的哀伤如一根根无形的弦一样把他们的心缠绕起来,看到刀无名那傲立当空的身形,几乎所有人都兴出一种顶礼膜拜的尊崇感。半空之中,已然只有刀无名一人,这才是真正的绝世强者。就在众人失神的时候,天际陡然再起变化,一道惊雷从刀无名的头顶向下轰然而下,斗大的雷球带着刺目的电光径直朝着刀无名袭来。“天变!!!”见多识广的箭神惊呼出声,他陡然想到了苍穹录中关于破空飞去的记录。整个天穹随着惊雷的落下陡然由白天转为黑夜,乌云滚滚,狂风肆虐,大自然毁天灭地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伏下了身子,不敢抬头望天一眼。大地震颤,地动山摇,但是这其中,唯有一人依然奋力望天。鲜蓟情望向半空之中的刀无名,目光变得那么的坚定,这目光冲破了那重重的乌云,冲破了那无尽的虚空,与刀无名下望的眼眸连接在了一起,她突然觉得平静了,因为,在这个时候,鲜蓟情看到了刀无名的笑容。这笑容如一泓清泉,直浸入鲜蓟情的心底,抚慰着她的心灵。半晌,惊雷止,风云散,整个黑狱已是一片狼藉,阳光重新撒向大地,众人抬首四望,枫血惊呼出声道:“大哥呢!”而鲜易天则是一脸的惊意道:“蓟情呢!”风消云散之后,鲜蓟情与刀无名竟然同时不见了。箭神不知何时已然来到枫血等人的身边,望向天际的眼神带着一份敬意道:“不用找了,他们已然走了。。。”“走了?。。。”众人茫然四顾,再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面好象失去了什么东西,但是同时又好象多了什么东西出来,一时之间说不清道不明了。。。。。。。。。。。。。。。。。。。。。。。。。。。。。。。。。。。。。。。。。。。。。。。。。。。。。。。。。。。此役,江湖传言,刀无名与天敌一战之后,与鲜蓟情一起消失不见,但是,到底到哪里去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得清楚,他们只知道,那绝世魔头天敌被刀无名一刀粉碎,黑狱,自此战之后再一次消失了,江湖,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而原本倒塌的横剑山庄废墟之上,一座崭新的横剑山庄又建了起来。横剑山庄不大,依然与先前倒塌的横剑山庄一般无二,所有同的,只是在那府前,立了一只雕像,一个手执长刀的男子,仰天而望,那无尽的苍凉如有实质般地影响着每一个前来瞻望的人们,让每一个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暗自回味着那曾经的神话。江湖铁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两强相遇,强者败,更强者胜,这永远是江湖不变的定律。一个神话的消失,却又是另一个神话的开始。江湖。永远不缺乏神话。。。。。。

包头医院治疗癫痫
济源癫痫病的医院
铜川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腹黑总裁太痴情1

下一篇:强炊事兵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