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权色

发布时间:2019-06-24 22:07:56 编辑:笔名

“果然是忠心为主的狗,说让你们跪。●℡◆有意思书院www.heihei 66.com↓⊿你们的动作还真不含糊。”李奕非撇了撇嘴,对方这么配合认怂这么听话,让他接着想找茬都有点找不到理由,看了看手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杨伟良,一时间觉得有些无趣,“哥,接下来怎么办?”李浮图耸耸肩,看向一旁的沈嫚妮,“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你问我?”沈嫚妮诧异的指了指自己,随即摇摇头,“这种事你问我干嘛,你自己看情况解决就是了。”“他们的目标是你,不问你还能问谁,对了,还有语蝶。”李浮图见沈嫚妮没有主意,转悠看向沐语蝶,“你呢,姓杨的落到那副模样,觉得解气了吗?”果然沈嫚妮在你心中还是比较重要的吗,第二个才想到我。不过你认识她在先,可以理解,以后你一定会更加的在乎我的。沐语蝶轻轻吁了口气,注视着李浮图的眼睛,不动声色道:“如果我说不解气,对这人渣现在的下场不满意,你会在乎吗?”沈嫚妮瞥了她一眼,伸手捋了捋胸前的秀发,眸子有隐晦光芒闪动。李浮图闻言一愣,接着轻轻笑了一声,“当然会在乎,你是嫚妮的好姐妹,也就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顾你的想法。”接着转头看向李奕非手中的杨伟良,平淡道:“既然这样,那就让他永远留在这里吧。”“我开玩笑的。”沐语蝶突然噗嗤一笑,“他也没将我们怎么样,被打成这样也够他受的了,算了吧。”即使想要你为我出头,也不可能是以嫚妮好姐妹的身份。沐语蝶望向杨伟良,并没有如同她话语中的那样想要饶恕,眸光依旧充斥着厌恶之色。李浮图转过头来看了快速变脸的女人一眼,“既然你们俩都没意见,那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嗯。”沐语蝶点点头。沈嫚妮摇头一笑,没有出声,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杨伟良先前在海上对他那样张口闭口乱骂,肆无忌惮的冷嘲热讽百般侮辱,他真会这么轻描淡写的放过杨伟良?她有些不信。“奕非,放了他。”李浮图经过跪倒在地的四个男人,朝李奕非的方向走了过去。“哥,真的就这么算了?”李奕非捏在杨伟良的领口的手紧了紧,虽然觉得玩下去也不再有什么意思,但就这么放了却似乎有些不甘,“这小子刚才那么嚣张,这么放了他是不是便宜他了?”原本见李浮图已经开始松口,几个跟班心中长长松了口气,可现在听见李奕非的语气,他们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跪在地上低伏着的头抬了抬,看向满脸血迹形象比以往更加狰狞可怖的杨老大,暗中一阵龇牙咧嘴。人都给你打成这幅凄惨的模样了,还能算是便宜?这小子怎么如此狠辣?几个跟班现在开始抱怨起李奕非的狠毒起来了,殊不知他们以往的种种的作为与李奕非没有什么不同,改变的是原本主宰别人命运的他们现在却可悲的成了别人的掌中玩物,贼喊抓贼,莫过于此。“那你还想怎么着?杀了他吗?”付西诺这时候开了腔,跟着李浮图一样走到李奕非的身边,用脚踢了踢形同死人的杨伟良,“得,什么反应都没有,我看离见阎王也不远了。”这话可把几个跟班给吓坏了,他们看着已经没有什么生气的杨伟良,摸爬滚打又不敢站起来,几乎是跪着拖拽着身子爬到了李奕非的跟前,在海滩上托出两道长长的痕迹,鬼哭哀嚎道:“几位老大,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狗眼不识泰山才会冲撞了几位,你们大人有大量,行行好这次就饶了我们吧,在这么下去我们老大真会死在这里的。几位大哥,求求你们了。”磕头认错,涕泗横流。挤出的泪水和面上沾染上的沙土,那模样可谓是凄凄惨惨戚戚,让人于心不忍有些不忍直视。搞不清楚情况的,还真会以为李浮图等人才是仗势欺人的无良恶霸,而跪在他们身前的这几个臭名昭著无恶不作的恶少,反而是让人同情可怜兮兮的受害者。“恶有恶报,果然说的没错。”沈嫚妮摇头轻叹了一声。“不对,这应该叫做恶人应有恶人磨。”沐语蝶和沈嫚妮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虽然表面上还是如同以往的那对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一般,但眼眸深处都满含深沉,“你们少给老子玩这套。”李奕非站起身子,一脚把跪在他身前的一名跟班给踹开,脸色放荡不羁,丝毫不近人情道:“小爷我出来混的时候,你们他妈的不知道孕育成受精卵没有,这种低劣的演技想糊弄谁呢!恐怕这时候恭恭敬敬磕头,鼻涕眼泪一大把,暗地里正咬牙切齿想着一会怎么让我们不得好死,我猜的没错吧?”“大哥,你真的冤枉我们了。”被他踹了个跟斗的跟班很快又爬起身,重新爬了回来,这次更加的不要脸皮的死死抱住了李奕非腿,“大哥,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肯放了我们老大,我们保证不会报复,要是出尔反尔,天打五雷轰全家不得好死!”“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李奕非冷笑一声,低头居高临下俯视着男人,“给老子放开,脏了老子的腿。”付西诺看到他那副纨绔主的表现,有些忍俊不禁,瞥向脸色平静的李浮图,轻笑道:“这小子有你当年的几分风范。”“我可比不上我哥,这些小喽喽我哥可是根本就不屑出手。”李浮图还没有说话,李奕非就抢先开口道,不过那眉眼间的得意掩饰不住,能在一定程度上与大哥李浮图相似,这已经很让他骄傲了。“好了。放了他。”“谢谢这位大哥,谢谢这位大哥……”四个跟班全部抬头看向脸色平淡的李浮图,那神情比看见自己爹妈还要恭敬。见李浮图发了话,李奕非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顺从将半死不活的杨伟良甩手一扔,丢给跪在面前的几个男人,“将这废物赶紧送到医院去吧,要不然一会去见了阎王可不要说是小爷我害的。见李浮图等人已经转身往更衣室走去,李奕非也跟了上去,可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重新转过头来。“噢,对了,想要报仇的话,赶快点,小爷我在港岛恐怕呆不了多长时间了。”

北海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山东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朔州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