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爱不逢时

发布时间:2019-06-24 22:07:19 编辑:笔名

梁景行听见身后有动静,一个激灵,抬手开了灯。有*意*思*书*院*首*发浅黄色灯光淌下来,姜词蜷着腿,脸上一层薄汗。“怎么了?”“腿……抽筋了。”梁景行急忙起身,压住她的腿,伸直膝盖,脚掌向上折。姜词起初呻.吟,咬牙坚持一阵,总算缓解了。梁景行投了块热毛巾过来,替她敷了一会儿,而后顺着经脉的方向,慢慢按摩。“早说让你别去参加那个展会。”姜词笑说:“我也得挣钱啊。”梁景行轻哼一声。姜词笑意盈盈,“我还欠你三百零五万,再不抓紧,这辈子都还不上了。”“还不上。”姜词歪头看他。梁景行手指缓慢有力,摩挲着她的小腿,“下辈子接着还。”过了一会儿,姜词动了动腿,“好了,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梁景行“嗯”了一声,将毛巾放回浴室,洗了个手,回卧室躺下。“我关灯了?”“嗯。”并非全然的黑暗,窗户开了一线,风拂起窗帘的一角,隐约可看见外面树影婆娑。姜词躺了一会儿,轻轻出声,“梁景行。”“嗯。”“你没睡啊。”“睡不着。”姜词往他跟前靠了靠,“那我陪你聊会儿天?”梁景行翻了个身,将她揽进怀里。姜词怀孕四个半月,胖了一圈之后,气色反倒显得比以往好,健康红润。她以前一百六十六公分,堪堪过九十斤,抱着的时候,只有一把瘦骨。九月末,趁着天气转凉,国庆休假,两人回了趟苏州。梁老爷子梁腾丰早就摆好了阵仗严正以待,但家里人全跟他立场相反,加之梁景行财务独立,完全无从干涉。闹了一阵脾气,有天清晨出来散步,走到厨房后面,听见做饭的阿姨同梁夫人商量菜谱。“……怀孕身子不爽,一次吃多了容易积食,做点不太甜又容易消化的点心,时刻备着。还有,阿词不爱吃葱姜蒜,尤其是姜,闻到一点儿味儿就会孕吐,今后做菜,这几样就都别放了……”阿姨一一应下,笑说:“上回这样麻烦,还是太太怀少爷的时候。”梁夫人淡笑:“我那时候有娘家人陪着,哪像阿词如今这样孤苦伶仃。怀了孕来夫家作客,家里还有座瘟神成天板着脸……”梁腾丰哼了一声,踱步走了。姜词在梁家这几日,梁腾丰无时无刻不在暗暗观察她。二十二岁的小姑娘,正经与人交往的时候,倒还算言行妥帖,想来家教应该不差。他原本以为,这么年轻一个女孩儿,找个大自己一轮又事业有成的男人,必然妖妖调调不成体统。但见面之后,发现全不是这么回事。她对他的各种问题应答如流,不卑不亢,说起自己的事业侃侃而谈,颇有见地。他耿耿于怀之处自然在于姜词的家世,其父有经济犯罪的案底,这背景不甚清白,有辱梁家门风。他已过耳顺之年,与两个孩子对峙了大半辈子,如今越发有些晚景凄凉之感——两个孩子都遗传了他倔强好胜的本性,甚而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两年,他已在尽力弥合早年刚愎自用造成的隔阂,好不容易初见成效,若将姜词拒之门外,恐怕与梁景行的关系就真的回天乏术——思来想去,终还是妥协。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何苦还在乎蜗角虚名。国庆假期结束,梁景行和姜词返程之前,他将梁景行叫去书房,也没多说什么,只简单嘱咐几句:“你如今虽不在苏州,但还是代表梁家的门面。婚礼得办,而且还得大办。姜小姐怀孕身体不便,证可先领,婚礼不必急于一时。”梁景行沉默片刻,“爸,不管这一胎是男是女,我都不会强迫阿词生二胎。”梁腾丰瞪他一眼,“我说了非得生儿子吗?”梁腾丰早年执念颇深,受家里传宗接代思想的影响,非得再要一个儿子。为此,他与梁夫人的感情也一度产生裂隙——或者说,这裂隙从未弥合过。梁夫人生梁景行时难产,落下病根。为此,梁腾丰也时常觉得后悔。姜词伸出手指摹画梁景行眉峰的轮廓,“你想要个儿子还是女儿。”“女儿。”梁景行毫不犹豫。姜词笑问:“为什么?”“生个儿子,陈觉非那样的,多闹心。”姜词乐不可支,“不带这样占陈觉非便宜的。”梁景行捉住她的手指,“你呢?”“我啊……”姜词想了想,憋住笑,“儿子吧,要是生个女儿,跟我一样不长眼,被老男人占便宜了,你肯定得跟别人拼命。”梁景行挑眉,想反驳两句,却发现她说得好有道理。静了一会儿,姜词又说,“如果我爸还在世,肯定也得找你拼命。你不知道,他管得可严了。我读初中的时候,他要是撞见哪个男生跟我搭讪,回头就能将那个男生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静了数秒,梁景行问:“那你初中谈过恋爱吗?”“没有。”“高中呢?”姜词犹豫了一瞬,“也没有。”梁景行勾起嘴角,“那我岂不是占了个大便宜。”“你才知道?”姜词抬头,“所有次,都给你了……”她骤然觉得脸有些热,轻咳一声,翻了个身,“……你赶紧睡觉吧。”话音刚落,一只手从身后抱住的腰。温热的呼吸凑近她的耳朵,低沉的声音充满意味地唤了一声:“……阿词。”姜词耳朵烧起来。大掌毫不费力地探进衣内,抚摸一阵之后,被姜词捉住,“别,我有点怕。”“我有分寸。”姜词脸更烫,松了手,知道他恐怕早就憋坏了。硬物顶着她,肿胀发热。梁景行手掌贴着她光滑的皮肤摩挲一阵,喘了口气,抽出来,翻身起来,“我去洗个澡。”姜词抓住他的手臂,声如蚊蚋:“我……我帮你吧。”黑暗中,呼吸相缠。那只小而柔软的手,沿着腹部的曲线探下去,攥住。那个瞬间,他难以抑制地喘了口气。缓慢而不得章法的动作,反而让他觉得更加难受,可偏又不想让她停下来。引导着,劝诱着。梁景行灼烫的呼吸喷在她的鼻尖,声音低沉黯哑,“……就这样,快一点……”片刻,她感觉手指一湿。静了一会儿,梁景行翻身从一旁的柜子上抽出数张纸巾,仔细替她擦着手指,忽听她小声说了句什么。“什么?”姜词头埋得很低,“我说……这也是次……”梁景行胸膛里中一时涌出无限的情绪,伸出手臂,用力地搂住她。姜词数着他的心跳,“……我不在的这几年,你……你会自己这样么?”梁景行轻笑一声,故意逗她,“有人帮我。”“……谁帮你?”“嗯,想知道?”“说说看呗,总不会是给你写情书,或者邀你拍私房照的女学生吧。”“那行,给你看看,我有她照片。”说着,伸手去捞一旁的手机,点开相册,翻了几下,递给姜词。姜词一看,白色小礼服,微仰着头,十五岁的自己。“……梁叔叔你太变态了!这么小也下得去手!”“……”姜词低哼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不行,我也得拍一张,不然不公平!”说着要去开灯,却被梁景行一把拦住,“不用拍,你需要的话,我随叫随到。”声音带着笑,几分恰到好处的轻浮。姜词脸发热,“……谁需要了。”梁景行闷笑一声,伸手将她拉回床上,“赶紧睡吧。”黑暗里,从背后小心地环住了她。

郴州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漯河癫痫病的医院
威海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