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故事她被两个人绑起来扔到柴房她心里忐忑不安

发布时间:2019-06-21 16:38:52 编辑:笔名

却道林馨儿被两小厮架着走了不一会儿便又吐了,两小厮很是不耐,便放下他让他吐完了再走。

林馨儿把胃里的东西吐净了,感觉舒服了不少,头也没那么晕了。可自己现在依旧完全没有体力,逃跑是不可能的。

这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也敢明抢人的,她心里想着今天遇到的怕就是俗称“京城霸王”的高书宇了。这高书宇说来算是自己的表哥。高婉雯的亲哥哥高宪宗娶了当今皇上的妹妹文婉公主司徒殊玉,生的独子叫高书宇。而且据说当初那司徒殊玉生这高书宇的时候难产,还差点丢了命。后来虽是养过来了,却再也没有生育。这高书宇从小便娇惯成性顽劣异常,整日斗鸡走狗玩童狎妓无恶不作。

林馨儿此时也不知该如何脱身,高书宇把她弄进府想必也是瞒着自己那舅舅和公主舅母的。若是让舅舅舅母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只怕还有脱身的可能,只能到时见机行事了。

到了驸马府,两小厮很是熟练地从怀里掏出块布把林馨儿的嘴给堵住,又从后门带了进去。林馨儿向来有洁癖,见不得男人身上的臭汗味儿。见那小厮从身上掏出布便不由得皱眉,却又无计可施。自己此时若是挣扎,这两人一急说不定还会索性把自己给打晕。想到这还是算了,好歹也看看自己要被带到哪里去。

林馨儿被二人带着来到一间屋子,只见里面堆了不少柴草。林馨儿想着又是柴房,似乎古人都喜欢把人悄悄掳了关在柴房。却又见地上居然赫然放着一条绳索!心里不住叹气,也不知有多少长相美貌的男女就这样被这京城霸王糟蹋了。正想着,自己却已经被两人麻利地绑起来了,两人又把林馨儿用力一推推倒在了墙角的摘草堆上,确认了一下绑在林馨儿身上的绳索便把门锁上走了。挣扎是没用了,林馨儿努力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自己舒服点。车到山前必有路,她从来就喜欢这样想。

清风私塾里,林清风正教学生读书。却听见有人用内力隔空传声道:“少主有事”,林清风心下一惊,手中的书“啪”地一声掉落在地,面色也变得苍白。学生们见此都吓住了,林清风顾不得捡起地上的书便说道:“为师今天有些不适,大家都先回吧。”说完便急急走了。留下学生们在学堂里面面相觑。

书房里,林清风听完来人的报告气得拳头握得吱吱响。立马吩咐暗影:“你立刻去驸马府找到公主所在,暗中护卫公主周全,不得轻举妄动。”现在是白天,自己的身份不便出面,有暗影在公主必然没事,只好等晚上再去。

外人都只知道皇上至今无嗣,并不知有这个公主的存在。而且皇上并无兄弟,这些年来文婉公主司徒殊玉和驸马高宪宗一直在积聚势力,况这高宪宗本就是将军,手握重兵。这驸马府看起来简单,实则深不可测,近皇后病危他们已是蠢蠢欲动。若是白天救人,必然会惊动驸马夫妇,若是他们把这误以为是皇上派来刺探的人,到时必然引起他们的警惕甚至有可能铤而走险。这事还得准备周全才是。

午时刚过,林馨儿的肚子却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心想自己不会就这么玩儿完了吧,但自己被绑成这样也没法逃脱,只能等有人来再说了。又过了会儿林馨儿忽然听到“吱吱”的声音,似乎不是从门的方向传来的,林馨儿还疑惑是自己饿昏了产生的幻听。可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个人,蒙着面,一身黑衣。

来人低声说:“我是来救小姐的,只是现在驸马府人多眼杂不便带小姐走,晚上过了戌时我再带小姐走。”说着还一边从怀里拿了几个用油纸包裹着的食物来,又道“我先给小姐解开绳索,小姐切勿张扬。”听着黑衣人的声音直觉他似乎真的没有恶意,一想就算他有恶意自己也是无法反抗的。便任由他解开了身上的绳索。又见他走到了门边,估计是怕这时有人进来。

林馨儿倒也没多想便拿起黑衣人准备的食物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还不忘想:这黑衣人还真是体贴,也不知道长得咋样。看着地上摆开的几垒食物:米饭爆炒猪肚尖椒炒肉清炒白菜,荤素搭配,而且还都是林馨儿平日里爱吃的。看这每份菜量都不多,林馨儿一个人却也是吃不完了。再看旁边还有一个装水用的碗口粗的精致楠竹短竹筒,里面不用说应该是自己喜欢的三鲜汤。林馨儿满足地笑了,甚至忘了自己此时还是一个被挟持者的身份。

美美地吃完饭,收拾了一下残局,林馨儿抚着肚子微笑着问:“你是我爹的护卫?”却见黑衣人愣了愣,说道:“不是。我的职责是护卫小姐。”“哦?”看来真的如自己所料了。想到这不禁在心里叹了叹气,自己这悠闲自在的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小姐七年前落水之后。”黑衣人似乎并不打算隐瞒什么,不过也不愿多说。再深问下去怕也是难为他了,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又问了他的名字后便不再开口。只坐在柴草堆上感叹:“这驸马府就是不一样,连个柴房都这么大。”看她这样子暗影一想,也难怪,公主一出生便被送出了皇宫,不知道她进了皇宫会是什么情形。

暗影在门后也不知站了多久,注意到里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他看了看睡得正甜的公主。还是小小的面庞白皙的皮肤瘦弱的身材,自己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公主的不凡,他都看在了眼里。暗中跟了她七年了,早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悄悄把林馨儿吃剩的食物拿起来藏到了柴堆里,爱怜地看了看她才继续到门边“站岗”。

兴许是早上弄得太累了,林馨儿直睡到申时才醒。好不容易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暗影说着话挨到了天黑,以为马上便可以走了,却忽听暗影说道:“有人”,便又不由分说地把她用绳子绑了起来,只是明显松了许多。小声说了句“委屈小姐了”便又用之前的东西塞住了她的嘴一跃到房梁上去了。林馨儿不禁感叹有功夫真好啊。不过虽这样说,要她去练武她却也是不会的,人懒惯了没办法。

却听门锁响动,进来两个人。正是白天那两小厮,听两人的意思是要带她去洗洗,说是高书宇特别交代的。还要他乖乖地别想反抗也别想逃跑,见他没什么过激反应,两人又好意提醒说什么“只要伺候得公子爷高兴了就什么都有了”之类的话。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了起来要带走。洗洗?怕是因为自己早上吐了他一身污物他有阴影吧,林馨儿想着便不禁笑了。还好他没有自己来,省得待会儿连他一并打晕了事情闹大。正待走,却听一声闷响,两小厮已被暗影一人一记手刀给砍晕了。

暗影带着林馨儿轻轻一跃便上了房顶飞奔起来,林馨儿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在房顶上了,耳畔传来的呼呼风声让她紧了紧抓着暗影衣袖的手。这暗影武功这么高,却安心给自己这样一个小孩当了七年护卫,而且还是暗中护卫自己,连自己都不知道。还有自己那状元爹和丞相千金的娘,以这两人的身份却本本分分地在外城开个小私塾……自己的身份,怕真是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了……

暗影带着林馨儿不一会儿便出了驸马府,来到了皇宫外的一个僻静处。林馨儿远远就看一个黑影在墙角,便知是他爹林清风。林馨儿轻轻叫了声:“爹”。林清风这才转过身来,“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他本以为她会惊魂未定地扑到他怀里哭诉普通人家的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怕都是如此吧。可看林馨儿眼里却毫无受到惊吓的意思,只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待自己跟她“交代”。林清风本是想要等林馨儿问才开口的,这下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愣愣地看着林馨儿。

暗影是护卫,这种情况下自是没有他先开口的道理,便也沉默着。林馨儿也没料林清风会愣住,便打破了沉寂:“爹,我们这是要……”说着看了看林清风身后的皇宫,林清风会意,点了点头说道:“走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皇宫护卫远远见有三个人过来,为首的护卫虽认出其中一人是林清风,却也未动声色,依然厉声道:“可有玉牌?”林清风亮出了腰牌,为首的护卫倒也干脆,什么都没说便向身后众护卫道:“放行!”

三人一进宫门便见一顶豪华宫廷小马车,便上了马车,暗影驾了车便向深宫奔去。这皇宫是依山而建的,皇帝的寝宫在里面,也是上面。一路上,马车里只听见林清风淡淡的声音,林馨儿自始至终都未曾说过一句话。果然,自己是公主,是这平庸的皇帝司徒乾的子女。

快到皇帝寝宫的时候,林清风还特意说了一件事。正是这件事,让生性恬淡习惯宠辱不惊的林馨儿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思维混乱不堪。

本文作者:蜜阅书苑(今日头条)Tags:

朝阳治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治癫痫医院哪好
渭南治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