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天敌

2018-11-27 10:24:08
天敌 无名指旋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慢慢摘了下来:“真正的老板还在后面,我不过是个傀儡。

” 戒指被郑重其事地放在桌上,无名指慢悠悠地说:“这是炸弹引信。

本来,任务失败该拉你们同归于尽的。

可我现在觉得,受尽煎熬地活着,仿佛更有意思。

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是那彤,他身上掌握着备用计划的关键线索;另一个,是你父亲———杨季平!”他迎上艾迪生冒火的眼睛,“你们想救哪一个?” 一口鲜血从无名指嘴里涌出来,他惨淡一笑,抹抹嘴角:“看来,这次没有做好。

做河豚,重要的是心情。

如果心不静,就麻烦了。

” 艾迪生的脸上开始冒汗了,他痛苦地挣扎着,不知道要选谁才好。

刘薪宇和温暖看着艾迪生的表情,都明白他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没有时间了,你们一个都不想救?”无名指提示他们。

刘薪宇刚要说话,艾迪生脱口而出:“杨季平!” 无名指露出一丝微笑:“长汇路,73号。

”他说完头一歪,摊在椅子上…… 海边,一幢塔台高高耸立着,那彤站在塔台的栏杆边缘,茫然地望着脚下。

脚下的人车宛若蚂蚁一般。

他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中了邪一般。

“上面是否是有人要跳楼啊?”有人发现了塔台上的那彤。

渐渐地,塔台下面的人越聚越多。

那彤对下面的骚乱置若罔闻,耳边回响起食指的声音:“你早就脏了,早就不干净了……迈出去,只有迈出这一步,才能真正救你女儿。

” 他的脚往前又迈了一步。

食指的声音挥之不去:“7年前,你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

你以为这个错误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遗忘,可结果只是犯下一个个新的错误,而且一个比一个大……等到妻子自杀,你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才又想起了你的女儿。

” 一辆黑色轿车急刹在人群后。

车门打开,粟丹从车上跳下来。

他向警察晃了下证件,上了台阶。

1见面,粟丹先声夺人:“想见你女儿吗?”那彤一惊。

粟丹说:“我们已经把她救出来了。

除了瘦了一圈儿,人好端端的。

哎,想不想见,你倒是答应一声啊?” 那彤连忙点头:“想,想!” 粟丹懒洋洋地掏出电话:“喂?……把那天带过来,她爸爸想见她。

嗯,越快越好。

”他挂掉电话,看着那彤,“瞧,已经联系上了。

10分钟就过来!” 10分钟后。

段军的车停在塔台下,他打开车门,和穆穆扶着那天往人群里挤。

粟丹听着对讲机里传出来的消息,对那彤说:“你女儿已经到了,下去接她吧。

”那彤闻言,望向下面——几个斑点分开人群,正向楼梯涌来,脸上掠过一丝喜悦。

正在这时,塔台上响起四声座钟报时的声音:“当,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